首    页 机构介绍 宣传教育 管护执法 科研繁育 生态旅游 在线留言
中国扎龙
宣传教育

一家三代与丹顶鹤的生死情缘

更新时间:2017-11-07 16:17:38点击次数:924次
  世界级珍禽野生丹顶鹤全球现存2000多只,在中国黑龙江扎龙自然保护区仅有500只左右。30年前,女孩徐秀娟为找寻飞失的丹顶鹤献出了生命,其亲人用青春和生命接力呵护丹顶鹤和自然生态,30年矢志不移——

一家三代与丹顶鹤的生死情缘

盐城国家级珍禽自然保护区内的群鹤。资料图片

徐秀娟和丹顶鹤在一起。

徐建峰与家人在一起。

徐卓工作照。

作者:本报记者 赵洪波 张士英 本报通讯员 赵琼

《光明日报》( 20171104 05版)

  一道道耀眼的银光划过碧空,一声声天籁似的长鸣响彻苍穹。如风,如电,如云,如天外仙子!洁白的丹顶鹤自由翱翔在扎龙湿地上。

  北纬47度,黑龙江省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,这个原始而神奇的地方佑护着世界级珍禽——丹顶鹤,也流传着一家三代人与仙鹤结缘的感人故事。

1、有一位女孩,她留下一首歌

  20世纪90年代,大江南北流行着这样一首歌《一个真实的故事》:“有一个女孩,她从小爱养丹顶鹤……可是,有一天她为救那只受伤的丹顶鹤,滑进了沼泽地,就再也没有上来。”

  这首歌唱的是我国环境保护战线因公殉职的烈士——徐秀娟。

  1981年,17岁的徐秀娟来到扎龙自然保护区和父亲徐铁林一起饲养鹤类,成为我国第一位养鹤姑娘。

  19865月,徐铁林接到江苏盐城自然保护区的邀请,希望他协助建立一个丹顶鹤野外种群。为了帮助父亲,她说服家人离开扎龙自然保护区前往盐城。

  “我爱鹤,爱大自然,一起走进荒野,一切不愉快的事儿都忘记了。我愿在茫茫荒原上寻找,寻找理想,寻找友谊,寻找生活的答案。”徐秀娟在日记里记述了她对鹤的热爱。“我宁可把这一辈子的青春贡献给鹤场,我可以不要舒服,不要金钱,甚至命也不要了。”

  一语成谶。1987916日,为寻找走失的丹顶鹤,连日劳累的徐秀娟溺水牺牲在盐城自然保护区茫茫沼泽中。

  徐秀娟牺牲后,江苏省人民政府追认她为革命烈士。30年来,无论在盐城,还是在齐齐哈尔,人们每年都会用各种方式来纪念这位可歌可泣的“仙鹤姑娘”。

  在徐秀娟烈士牺牲30周年之际,齐齐哈尔市隆重举行纪念主题宣传活动。齐齐哈尔市委书记孙珅在活动仪式上感慨地说:“大力弘扬徐秀娟精神,做保护自然生态的坚定卫士,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碧水蓝天。”

  天堂,一直会有鹤飞翔!《一个真实的故事》成为人们心中永远难忘的旋律。

2、他对鹤的感情,一点不比姐姐少

  “失去家人是最痛苦的,大姐留给我的不只是光环,更多的是责任和压力。”徐秀娟的弟弟徐建峰面对媒体坦言。徐建峰当过兵,提了干,本可以留在城里,但受姐姐的影响,1996年他放弃了城里的工作毅然回到扎龙自然保护区,当起了护鹤人。

  徐建峰对鹤的感情一点儿也不比姐姐少。20137月,8只新孵化的小丹顶鹤生病了,徐建峰抱着它们轮流打点滴,几个小时一动不动,直到小鹤康复后,他才想起自己半个月没回家了。就在发生意外的前一晚,为了确保白天救回来的鹤雏成活,他一直在单位忙碌到深夜。关于徐建峰的护鹤故事,还有很多很多。

  2014419日,徐建峰由于连日过度疲劳,在去看护鹤雏的途中驾驶摩托车失控掉入水沟,不幸殉职,年仅47岁。

  “这些年,经过徐建峰人工饲养、繁育的丹顶鹤有上百只,每一只鹤都像他的孩子一样。”徐建峰的同事高忠燕回忆说。

  18年里,徐建峰开展了丹顶鹤野外散养、繁殖等多项研究,为国家野化丹顶鹤打下了坚实基础。截至2014年,扎龙自然保护区已成功人工繁育丹顶鹤800多只,约占当时全世界丹顶鹤总数的四分之一。

  相隔27年,徐家先后失去了两位亲人。一个家庭与丹顶鹤的凄美故事再次令人扼腕!

3、退休后,也不减对鹤的热爱

  “妈,您看这花多好看。”

  “嗯,确实挺漂亮。”

  “喜欢我就给您买一盆,拿回家养着!”

  30多年过去了,徐秀娟当年的一字一句还清晰地回荡在母亲黄瑶珍的耳畔。

  “每次看到太阳花,就想起我姑娘。”说着,黄瑶珍拿起手绢擦了擦眼泪,一旁的徐铁林也是眼泛泪花。徐铁林、黄瑶珍是我国第一代养鹤人。当年,他们把自家的房子腾出来保护丹顶鹤。徐铁林最早提出对丹顶鹤采取人工孵化、半野化驯养模式,还曾发表过《丹顶鹤半人工饲养的研究》《丹顶鹤群体放飞技术的研究》等论文。

  今年已经80岁的徐铁林,见到记者谈得最多的还是养鹤。

  “鹤要养到什么程度好呢?可以放,还可以叫回来。”

  “在我手上养的鹤,丹顶鹤加上白顶鹤,少说也有200只左右。”

  “在他的眼里,任何人、任何事都不能和鹤比。鹤要出事就是天大的事。”黄瑶珍打断老伴的话,“孩子每次回家,老徐第一句话肯定问,鹤儿咋样?”

  儿子徐建峰刚到保护区帮忙的时候,被顽皮的鹤啄伤了眼角。徐铁林过来第一句话问的不是儿子的伤,而是质问他:“你是不是打它了?”

  有一年,徐秀娟因为考试正好从盐城回来过年,待了3天就被徐铁林撵了回去。他说:“那边的鹤离不开人。”

  徐秀娟牺牲时,刚强的徐铁林没掉一滴眼泪。但从此后他不敢听任何关于徐秀娟的歌,也不敢看任何关于女儿的文章。1995年退休后,徐铁林和老伴继续住在扎龙村的老房子里,对丹顶鹤的热爱丝毫不减。

  “住在扎龙,我们能感觉他们还活着,还能听到鹤儿的叫声……”黄瑶珍盯着太阳花平静地说。

  如今,徐铁林的孙女徐卓也要来保护区工作了,他说:“我家的姑娘儿子,都是为了护鹤失去了生命。希望她把工作做好,把这种精神传承下去。”

4、像祖辈一样守护丹顶鹤

  子承父业,对于第三代护鹤人徐卓来说,是特别的怀念。

  2016年,徐卓从东北林业大学野生动物与自然保护区管理专业毕业,主动来到扎龙保护区科研监测中心工作。她原本在东北农业大学设施工程专业学习,最初的理想是当一名园艺师。然而在父亲徐建峰去世之后,她向东北林业大学申请,希望转到姑姑徐秀娟曾经就读的学院,学习野生动物保护。

  初见徐卓,会让人误以为她就是徐秀娟。她灵动的双眼和姑姑一样透着倔强和刚强。

  用了1年多的时间,徐卓完成了别人3年的课程。毕业那年,专业成绩优异的她放弃了学校保研的机会:“我想尽快回到扎龙去!”

  “爸爸因为照顾丹顶鹤没能回家。等他回来一进门,我便央求他要吃番茄青鱼,为了满足我这个愿望,爸爸足足跑了7个超市才买到青鱼……”说到这,一再克制自己的徐卓已成了个泪人儿。

  “直到现在,我再也没敢吃青鱼。”徐卓哽咽着说,“我怕会想起爸爸。”

  扎龙自然保护区工作条件艰苦,徐卓从没有丝毫的抱怨。当别的同事早早下班时,她仍在野外监测着禽鸟;当别的女孩衣着靓丽地在商场购物时,她却捂着迷彩服,戴着防蚊帽,蹲在芦苇荡里观测丹顶鹤。

  “湿地是地球的肾,保护湿地,我们一起行动!”在徐卓办公室的门上贴着这样几个大字。推门进屋,感觉像进到了实验室:丹顶鹤科普图、鹤类迁徙图几乎贴满了墙壁,桌子上也摆满了《中国鸟类野外手册》《鹤类生物学及饲养管理手册》等专业书籍。

  “这股干劲儿,多么像当年的徐秀娟啊!”一些同事这样评价她。

  “鸟是衡量生态的一个重要指标,丹顶鹤需要栖息地。我想守护这片湿地,守护丹顶鹤,像祖辈一样。”望着远处的鹤群,徐卓的话语坚定有力。

  丹顶鹤,人们赞其为仙鹤,寓意着吉祥、忠贞、健康、长寿。但据统计,全世界现存野生丹顶鹤2000多只,扎龙自然保护区仅有500只左右。

  (图片除署名外均为齐齐哈尔市委宣传部提供 本报记者 赵洪波 张士英 本报通讯员 赵琼 


(编辑:admin)
江苏盐城国家级自然保护区 湿地中国 中国科协网 中国自然保护区 中国林业网
网站地图   主办单位:黑龙江扎龙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   联系电话:0452-2442155

黑公网安备 23020202000009号   网站标识码:2302000020   黑ICP备07003781

地址:齐齐哈尔市龙沙区彩虹街道青云街233号    网站邮箱:zl2442155@163.com